企业文化
企业文苑

当前位置:江西省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> 企业文化 > 企业文苑 > 浏览文章

读《车厢社会》看交通巨变

发布时间:2018/10/30 12:17:32作者:未知来源:路桥公司点击数:

       今日,接到开展“我们的奋斗故事”征文活动的通知,不免想起丰子恺的《车厢社会》。
       丰子恺笔下的车厢,指的是解放前的火车车厢。《车厢社会》记录了作者在三个时期乘坐火车的不同感受:从初体验感到“新奇而有趣”,到变成了一桩“讨嫌的事”,最后竟又“逆来顺受”,变成乐事。
       细心的读者都能够发现,作者的重点不在记录感受,而是因为感受的不断变化而慢慢发现“车厢社会”的“可惊”,“可笑”,“可悲”。
       一车厢一社会。在丰子恺眼里,车厢是社会的浓缩,“凡人间社会里所有的现状,在车厢社会中都有其缩图”。丰子恺笔下的“车厢”,演变到现在,越来越丰富,既有火车车厢,也是客车车厢、公交车车厢,甚或轮渡、飞机客舱。
       出生于改革开放初期,从孩童时期,笔者便有了乘坐有厢机动车的经历。第一次是乘坐城市公交,那时也就五六岁的模样,随母亲、小姨搭乘手扶拖拉机到离家近30公里外的市人民医院看中医,由于人生地不熟,逢人便问路,那时的城里人好像都看不起乡下来的我们,要么对问路的我们视而不见,要么摆手说听不懂(我们讲的是方言),好歹问到一位路边摊卖水果的商贩,但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,不是对方指得不对,而是绕来绕去的路线把母亲、小姨都弄迷糊了,最后,那商贩手指一指:“赶紧去坐1路车”。
       商贩所说的“1路车”便是当时市里唯一的一线市内公交。我当时是乐得坐公交车的,毕竟是大姑娘上轿—头一回。然而,母亲和小姨却为这每人5分钱的车费而犹豫不决,直到车要离站了,两位大人才下定决心乘坐,不过,此时的公交车已人满为患,几乎已经没有可以让我们再上去的空间,但母亲还是使出了“洪荒之力”从车窗把我塞进公交车,然后和小姨一起挤上了公交车的上客踏板。
       上了车,才发现坐公交车其实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美好,甚至乎更是一种痛苦和煎熬。座位肯定谈不上了,车上挤了多少人我也无从知道,瘦小的我被挤在大人们中间,脚移不动,头转不了,丝毫不能动弹,眼睛只能看到离眼睛正前方不足10厘米的某位乘客的屁股。因为是夏日,一股股带着馊味的汗臭不断地向我袭来,渐渐有些缺氧,直至有了快要窒息的感觉。特别是一个人站在陌生人群中间,看不到近在咫尺的母亲和小姨,情急之下,我不禁放声大哭,然而,母亲过不来,也只能任由我一直哭到医院。
第一次身处车厢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,也成为孩童时留给我的深刻记忆之一。如丰子恺所言:“是可惊的”。
       后来,因为在村办小学、乡镇初中上学,小学至初中乘车的经历几乎没有。记得第一次乘坐长途汽车,是考上了高中去学校报到。因为是第一次出远门,父亲因农活忙走不开,便让同样难得出门的母亲送我。去高中学校要到离家六七公里的镇上客车站坐车,那时候客车路线未经规划,客运市场管理混乱。一阵步行之后,我们来到客运站,看到我和母亲提着行李,几名眼尖的妇女几乎是冲上前来,抢夺似的争相要为我们拿行李。她们的举动把我和母亲吓了一跳,以为碰到抢东西的,下意识地抓紧行李不放,因为包里还裹着我报名的“巨款”学费。
       原来,几名妇女分别是两辆客运车辆车主雇的售票员,在抢生意呢。了解情况后,母亲仍没放松警惕,拉着我选择了其中一辆称“马上发车”客车,上了车屁股还没坐稳,便被售票员收去了车费。另一辆客车的售票员见状,看我们的眼神射出不满之色,嘴里嘟囔着,弄得我和母亲一阵紧张。
       然而,车并没有马上发动,不时有乘客上车,座位坐满了,依然不见发车。于是,车上的人感觉上当受骗了,又因为被收了车费,不好下车不坐,便不断地催促司机开车。那司机也不急躁,满口“好好,马上就开车”,却始终没见动作。后来,车上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,再也挤不进去了,司机才招呼售票员上去,客车颤颤巍巍地一路向县城驶去。
       因为第一次出远门,一路上闪过的景物让我目不暇接,心里满是激动。但母亲没有我这种兴致,她依旧紧紧抓住装学费的包裹,不敢有丝毫的懈怠。
       车走没多久,一阵吵闹声拉回了我看窗外景色的目光。原来,有人中途下车了,两名原先站着的男乘客为争一个座位争执起来。因为都想坐,他们谁都不让谁,先是争论,随后脏话对仗,最后竟动起手来,你一拳我一掌,打得不可开交,狭小的车厢空间变得更加狭小起来。司机只管向前开车,当是什么也没发生,售票员也没动作,嘴里磕着瓜子,看戏似的盯着两个乘客对打,好像已习以为常了。倒是有几名乘客渐渐看不下去了,劝起架来。在众人的劝导下,或许是累了,打架双方停了下来,互相用愤懑的眼神盯着对方,而他们为之争夺的座位,却一直空着无人坐下去。
       车到站时,乘客纷纷下车,在车上为争座位打架的俩人,这时都匆忙地各自拎着自己的行李,好像根本没打过架一样,依次下车后各走各路。曾经激烈的车厢座位之争,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      “是可笑的。”
       在此后的几次乘车经历中,类似的车厢“小插曲”仍有上演。好在没过多久,交通部门对客运市场进行整顿、改革,客运路线由私人车队承包,管理走入了正轨,没有了客车拉客的现象。而且客车数量逐年增多,车况越来越好,发车也准时多了,乘客之间争座位的情况就再也没看到过了,当然,主动给困难群体让座的情况倒是时常看到。
       渐渐地,车厢里的风气越来越好,人们不再为一个座位而大打出手,主动让座变成了大多数人的习惯。如丰子恺所言,车厢里的风气是社会风气的缩图,只是,与丰子恺所说的时代不同的是,我们的“车厢风气”正在向一个良性的方向发展,可能,民众还或多或少存有一些不太好的习惯,但骨子里,还是都爱好和平、都有一颗善良的心。
      “是可喜的。”
       从开始上高中到现在已过去十多年,现如今,我也为人父母,带孩子出门,基本上都是电动车、摩托车等代步,家门口就有到市区的公交车站,即便没有座位,也不会有小时候那种拥挤的感觉。而且路变好了,水泥路修到了家门口,就连高速公路都实现了县县通,出行再无忧。这也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的筑路人为之奋斗,我们筑路人虽没有像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那样,但却有太多太多人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公路建设,奉献给了交通事业的发展。
       与丰子恺描述的《车厢社会》那个年代相比,不禁让我感慨:活在当下,真好!

上一篇:载着前辈精神,起航

下一篇:“我们的奋斗故事”